香蕉app最新下载完整版

古元想的很美,但夜时秋会让他美梦成真么?

怎么可能,你个糟老头子又不是清纯可人,善解人意的闺中小姐,本群主我凭什么满足你的愿望啊!

事实上,别说满足古元的愿望,解开多嘴多舌的古薰儿嘴巴上的封印,此刻夜时秋理都懒得理他,既然来了,那咱们就废话少说,直接动真格的吧。

是以,夜时秋就像没有听到古元的问题一样,收回脚下的青色莲台,身形化作一道紫光,瞬闪到了天上,然后张开右手,顿时,十方神器之一的谪仙伞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谪仙伞:上古十方神器之一。代表“恨”与“抵抗”,持伞之人,可以阻拦外界的一切进攻,与结界不同的是,甚至可以将攻击加倍反弹回对方。】

古元是九星斗圣后期的强者,即使夜时秋如今修为大增,进阶到四星斗圣的层次,又觉醒了不朽级的盘古武魂,想要对付他,概率也是输多赢少,所以使用神器是必须的。

“居然不回答本座的问题,还有你这架势,是想与本座决一死战么?”暂时想不到办法解除古薰儿嘴巴上的封印,看到夜时秋的举动,古元眉头一皱,将身边的女儿拉到身后,同时抬头对飞在空中的夜时秋问道。

“古元族长来此难道不是为了救走你的女儿,顺道杀了我么?正好,我也想扫清威胁,免得这颗心总是七上八下的担心哪天会有一位九星斗圣冒出来给我搞事情,所以——接招吧!”话落,夜时秋单手掐了一个法诀,将他放置在此处的缚魂法阵激活,刹那间,无尽的符文出现,大片的金光从地面冒出,将古元父女全都笼罩了起来。

“阵法?”因为缚魂法阵被夜时秋用【超级强化炉】强化到九级,后来又有太阴真水为它增加了几分玄妙的缘故,古元之前并未察觉到它的存在,现在法阵被激活,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能量与复杂程度,古元脸色微变,喃喃道。

“轰!轰!轰!”没有管古元的脸色如何,在激活了法阵以后,夜时秋在空中继续出手,调动体内的强悍的斗气,施展出他根据雄霸的三分归元气创造出来,并经过超级强化炉强化的加强斗气版《三分归元气》,顿时,一个个和小山丘一样大的能量弹出现,朝下方的古元和古薰儿不断地撞去。

古元才是攻击目标,至于古薰儿,现在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夜时秋才懒得管她,所以她是被形势所覆盖到的,毕竟夜时秋可没法控制他的大招不波及到身处在攻击范围内的人,他总不能把谪仙伞借给那个女人,对吧?

“地阶高级斗技么,还有这气息,四星斗圣,小子,如果这就是你在本座面前狂妄的资本,那本座只能说——他太小瞧这个世界了!”看到那几乎占据了自己大半个视线的数不清的三分归元气能量弹,躲在古元身后的古薰儿被吓得瑟瑟发抖,而古元则不一样,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悬浮在空中的夜时秋,淡淡道。

最后的倾诉与聆听

说完,抬起右手,做出一个手势,手中冒出代表火属性的红色能量,将周围笼罩住他们父女的法阵的金光逼散了一些,接着,直接朝那些朝他袭来的能量弹隔空打了过去。

帝印决,开山印!

“砰!”

“砰!!”

“砰!!!”

……

转瞬间,接连不断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此处响起,震得整个加玛帝国内甚至周围几国的人都感受到了,距离此处较近一点的地方,大地甚至都因此开始出现了裂缝,高山更是不堪,被爆炸所产生的气流撞得分崩离析,轰然倒塌。

双帝之战,两个初入斗帝的存在可以打出一个足以容纳整个地球甚至还有许多空隙的大峡谷,斗圣虽然远不如斗帝,但震撼诸国甚至覆灭掉诸国还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加玛帝都,作为距离夜时秋和古元的战斗最近的城市,此刻这座雄城本应该在两人对战所产生的余波下化作灰飞,连带着城内的所有人消失在这个世间。

不过因为夜时秋提前将栓天链交给了纳兰嫣然,她又及时地在所有纳兰家族人安然回城以后果断用神器封住这座城市,所以帝都无恙,生活在里面的人也无恙,开山印与斗气版三分归元气碰撞所产生的能量余波根本就突破不了栓天链的守护。

守护?

娘希匹的,栓天链明明是用来囚禁人用的,现在反过来成了保护被关着的人的神器,说起来也是蛮有意思的。

站在皇城最高的位置,纳兰肃,纳兰嫣然,留在纳兰家还没有离开的云韵以及许多位纳兰家的长老,看着城外正在上演的大战,都不由得露出了无比惊骇的神色。

因为距离的缘故,他们都看不到夜时秋和古元的身影,但那巨大的能量弹还有斗气手印,他们想看不到都难。

“嫣然,那是小秋在和敌人交手对不对?”双手用力地握紧栏杆,纳兰肃声音颤抖的对身后的少女问道。

在纳兰家势力大增后,靠着接收的加氏一族的资源,他成功进阶到了斗王境界,本以为自己现在已经很强了,可看到城外正在上演的这种规模的战斗,纳兰肃忽然发现,他其实还是一个弱者,从未变过。

“那是地阶高级斗技《三分归元气》,在斗气大陆只有那个臭小子会使,所以父亲,是他不会有错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不断出现并朝着下方的斗气手印轰去的巨大能量弹,纳兰嫣然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对纳兰肃回答道。

“是么,真是他,列祖列宗保佑,千万不要有事……额,等等,嫣然,你刚才说那小秋会地阶高级斗技?”听到纳兰嫣然的回答,纳兰肃赶紧双手合十,向祖先祈祷,正说着呢,忽然反应到了什么,回头对自己的爱女问道。

“是,是的。”被自己父亲突然回头迫切提问的举动吓了一跳,纳兰嫣然目光一转,正视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听到肯定的回答,纳兰肃露出紧张表情的老脸顿时一黑,沉默了一会儿后,对少女问道:“这种事,你都知道了,我怎么不知道?”

纳兰嫣然:“……”

这让我怎么回答?

fpzw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