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草莓app下

一间普普通通的小饭店,包间里面坐着三个人。

孟芸,李蔓,还有一个四十出头,国字脸,气质干练的男人,手腕上戴着一块最起码带了十几年,很老的机械手表,最多几十块钱的那种。

孟芸倒了一杯茶,向男人端了起来,嘻笑着说:“今天的事情谢谢宋叔了,我敬宋叔一杯了。”

“一边去,在哪学的这么社会,还学会以茶代酒了?”宋国峰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孟芸,可以说孟芸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脾气也和他们做刑侦的人很像,直来直去,看着好说话,其实一点就着。

孟芸说:“那不是让宋叔违反了规则嘛,我有点难为情嘛。”

“真难为情的话,就应该从你爸那里偷点好茶叶给我。”宋国锋揶揄的笑道。

“那不行,我爸那茶叶都是几十块钱一斤的,不是什么好茶叶。”孟芸说:“等我考研后,毕业了,我多赚点钱,逢年过节就给宋叔送好茶叶。”

宋国锋问:“不考博士了?”

“不考,考个硕士生得了。”孟芸不乐意的说道:“考博士多没意思,等我出来都要三十往上了,青春都没了,纯属浪费生命。”

这时,包间又进来一个人,一米八,气势如狼似虎,正是廖军。

他刚进来,就把宋国锋面前还没动的茶杯拿过去,一口喝的干干净净,咂了一下嘴:“还是我领导这茶好喝,不冷不热,刚刚好。”

“去一边去,一天到晚就知道占我的便宜,做你领导,我得少活几年寿命。”宋国锋笑骂了一句。

白嫩如玉云淡风轻的女子

“那我忙了一天嘛,是有点渴。”

廖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我在所里调了那小子档案,这小子够坏的啊,初中就打老师,因为打架被处理过两次,整天游手好闲,估计把人家小姑娘灌醉带宾馆里的事情没少做。”

李蔓后怕的说道:“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没事,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这次给他点苦头,关他24小时,让他涨点记性,不然迟早有人要被他害到。”廖军直来直去的对李蔓说道:“不过说真的,你们这些女生就不应该跟这些游手好闲的人在一起吃饭,还喝那么多酒,现在外面那些男的心思可坏了。”

李蔓被说的脸火辣辣的。

孟芸不乐意了,人是她带去的,连忙开口说道:“我军哥你咋说话呢啊,我朋友是相信我才出去跟人吃饭的,要说你说我啊,是我没把我朋友保护好。”

“呀,这不是我们的小公主吗?”

廖军佯装大吃一惊,然后端起茶杯:“哎呀,我这眼神真的是不中用了,小公主在,我居然也能没看见,我得自罚一杯。”

孟芸被噎的不轻。

宋国锋在一旁笑着出谋划策:“没事,回头你回家到你爸那里碎碎念,跟他说觉得廖军一直在第一阵线太辛苦了,申请给他调个文职。”

孟芸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好主意啊。”

廖军瞬间焉了,这要让他去做文职,还不如让他去死好呢,连忙向孟芸低头认错,接着又对李蔓说,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直接打电话找他就行了,这种社会上的渣滓交给他收拾就对了。

李蔓礼貌的表示了感谢。

派出所。

常远被单独关在一间,异常的煎熬,又特别的饿,满肚子气撒不出来,这个哑巴亏只能咽下去了,同时也心惊那个叫孟芸的背景,竟然能让刑jing队的中队长带人过来亲自找他麻烦。

他妈的早说啊,这哪叫什么性格古怪?分明就是刺猬好吗?

常远心里咒骂着杨丽,跟个煞笔似的,介绍个人都不会介绍,害他踢了这么硬的一块铁板。

……

……

回到学校。

李蔓提出和孟芸去人工湖走一走,走到人工湖中段拐角,也就是和叶枫分手的地方,她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孟芸:“孟芸,你说我该不该去找叶枫?”

“你想和他复合?他有女朋友了啊。”孟芸接着想了想,分析的说道:“不过他能为你跟那个什么常远的打架,说明心里还有你,你是她初恋,有那么点希望。”

“你想哪去了。”

李蔓有些窘迫,然后说道:“我就是觉得我得跟他说一声谢谢和对不起,他救了我,我喝多了还跟他闹,一定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

“你们都分手了,有那么必要吗?”孟芸有些不解。

“有的。”

李蔓转过身来,清丽的面庞上有着自己的坚持:“我觉得两个人,不管在一起,还是分开,都应该说清楚的好,不能拖泥带水,也不能给对方留下遐想,我都跟他分手了,就不该给他添麻烦。”

“说的那么认真,还不是嘴硬。”孟芸仿佛看穿了李蔓一样:“你心里要是真没叶枫,你昨天晚上能喝那么多酒?给到那个人渣机会?”

李蔓解释说:“我心情不好是觉得他骗我,有种自己被看低了感觉,弄的好像我是因为钱跟他分手一杨……”

“那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他家里很有钱,你会跟他分手吗?”孟芸性格直,打断了李蔓。

李蔓一窒,有些适应不来孟芸这么直接。

她也在心里问过自己这个答案,去年分叶枫分手更多的源于父母的劝说,最后下定决心,可是如果父母知道叶枫家里条件这么好的话,应该不会让她和叶枫分手。

这样说的话,那不还是因为钱的事情?

李蔓不愿意面对这个答案,她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哪怕现在知道叶枫花了140万买了个别墅,她也不会去后悔,去纠缠。

该谢谢他的地方,去谢谢他。

给他和他女朋友之间造成的麻烦,该道歉的地方,去道歉。

李蔓只想这么做,什么事情都简简单单,不要复杂化,对于孟芸的问题,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在夜色下,面色清冷的摇了摇头:“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说它了,没有意义,往事不纠缠,各自安好吧。”

……

李佳真的喝了不少的酒,第二天,醉酒后的后遗症来了,身无力加头痛,所以就请了一天的假,没有去学校,叶枫自然得在家里陪着她。

期间,房东孔荆轲也发现了叶枫带了个女人回来,不过也没说什么,脸上充满了疲倦,也瘦了很多,有点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孔荆轲是真的很累,累到一句话都不想说,什么事情也不想问,只想躺在属于自己的房间,好好睡一觉。

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类似孔荆轲这样的人,在为自己的生活在负重前行着,又有着不能倒下的理由,而一直咬牙死撑着。

直到再也撑不住的那一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